阿瓦隆环境保护协会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条咸鱼
亚梅
尊礼尊
铁人中心
温家双煞
monchevy
墙头多又多
长期窥屏少产出

【AM】长夏

*一个au,是块甜饼。健身教练瑟/大学生梅设定
*今天的我依旧是个文盲。没去过健身房的懒鬼只好瞎写,BUG满天飞。
*关爱单身威尔

这是自暑假以来梅林第一百零一次听见好友威尔试图说服他一起去健身房。
“老天,你总不能只把那一点点晨跑时间当作是锻炼!”威尔的视线从梅林的电脑屏幕后面越过来,“我找到了教练!你就去试一试,不合适你可以随时走人!”
梅林在心里第一百零二次叹气,甚至觉得威尔的架势像极了迫不及待给孩子安排相亲的操心家长。他却也只好放下正卡壳的论文,把威尔赶出房间顺手关上了门——他最终还是同意了威尔的提议,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换一件外套。

说实话,当威尔领着梅林走进健身房的同时,各种他叫不上名字健身器材旁奋力挥洒汗水的人们还是让梅林吃惊不小,毕竟他以前从没想过参与其中,他觉得在安静的林荫道上晨跑要比待在某个挤满了荷尔蒙和海水的空间里舒适得多。梅林想走,可他准备刚将视线转投向威尔,身后却有人叫住了他。这使他不得不转过身去应对。
“梅林,对吧。是你联系的教练吗?”
“呃,事实上是我的朋友让我…”梅林用手肘捅了捅威尔,又随即带上常有的微笑向前伸出手臂。
“亚瑟。如果你决定开始的话,我将是你的教练。”亚瑟也伸出手去,用恰到好处的力道握了握梅林的手掌,威尔在一旁把梅林往前推了推,这使得梅林一时间忘记了和威尔说想先回家这件事。

他现在被亚瑟带着走,摆在他眼前的是几个大小不一的哑铃。亚瑟让他试着举起其中一个中等大小的,梅林苦恼的发现他想举起这些竟然有些吃力,他用余光瞥向亚瑟,踌躇着还是最终还是把哑铃放回了地上。
“说实话,这已经是在场男士里最轻的份量了。”亚瑟忍不住发笑,不过苍天在上,他没想表达任何恶意。梅林无奈地站在原地,看见他露出的虎牙。亚瑟笑过一场,又自然而然地伸出手去拍拍他的肩膀,又将手掌搭在上面。“不过这说明你的进步空间很大,是不是?”他重新将哑铃递给梅林,托着他的手臂带着他往上举了两下。现在梅林的视线里大部分都是那颗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亚瑟的蓝眼睛里投来的视线不时与他的相碰,梅林看得出来,亚瑟想给他鼓励。这让梅林少了点烦恼,也让他开始没那么后悔留下了。

他最终还是和亚瑟约好了之后的课程,这让威尔都感到出乎意料。
虽说梅林仍旧不太确定这个决定是否正确,但他还有一整个夏天来思考这个问题。

【AM】Yesterday Once More

*文盲的挣扎,糖里裹刀


   

       Merlin是在阵阵虫鸣中被吵醒的,他的眼前笼罩着鲜红的光晕,面颊上还源源不断地传来恰到好处的暖意。意识显然还没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在一片迷蒙中,他开始回忆自己身处何方。

 

       ——想起来了,这个难得晴好的午后,他被Arthur要求背上大包小包陪他到郊外,并美其名曰去欣赏生机勃勃的初夏森林。然后他们并肩坐在一处风景绝佳的高地上,偶尔聊上几句,关于Camelot,关于责任和未来,期间还夹杂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也许是透过枝条漏下阳光暖得让人晕乎乎的,加上他从Arthur的橱柜里搬来的软垫过于舒适,向来少眠的Merlin在话题中止的间隙很快沉入了梦乡。

 

       Merlin侧过脸,避开了刺目的光线才睁开眼睛。与此同时,他的视线对上了Arthur低垂的目光,他没向往常那样穿着麻烦又不舒适的锁子甲,正侧身随意地斜靠,视线融进阳光里自然而然地落在Merlin身上,带着不同往日的柔和且悄无声息。Merlin眨眨眼,试图让大脑重新恢复工作,“这个傲慢的王室菜头没有在我睡着的下一秒就立刻喊醒我,然后指责我贪睡而把他晾在一边——这太奇怪了。”脑海中第一时间冒出的这个念头,使他在下一秒便彻底清醒,忙不迭从软垫中坐起,还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短发。

    “Sire——”

    “急什么,现在离日落还有不少时间,你完全可以等一会再起来收拾东西。”Arthur伸出手把Merlin重新按回原位,他也跟着一同躺下,掌心很快捂热了Merlin手臂上的几寸皮肤,那正传导着更甚于日光的温度。Merlin感到脸侧的软垫深深地陷下去一块,Arthur正慢慢地靠近,直到Merlin的鼻尖抵上他的脖颈,他随即将手臂环起圈紧,把Merlin纳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Thank you.”

      他贴在Merlin的耳边轻轻开口。

 

 

 

 

 

 

 

 

 刀能预警,请及时撤退

 

 

 




 

       那是Merlin来得及听清的最后一句,他甚至来不及去思考这反常的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他的意识像是卷入了漩涡般迅速沉入黑暗。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瞥见的赫然只剩一地的清冷月光。

       初夏的虫鸣时断时续,白发白须的老者独倚窗前,望向月光下反射着银辉的平静湖面。



【AM】终生相依

现代重逢AU,一块不好吃的甜饼

依旧短小


      房东太太露西觉得,她的租户是个有些古怪的人。

     自从数年前她将公寓租给这位像是远道而来的老者,就从没见过有什么人前来拜访,老人常年安静地独居于此,像是孤独的倦鸟。

     露西太太曾心疼老人孑然一身,在圣诞节时邀请他与自己和一双儿女共进晚餐。老人念叨着感谢的话语,颤颤巍巍地在桌边就坐,对小家伙们好奇的目光回以温和的微笑。令露西太太感到惊讶的是,在她印象中多少有些孤僻的老者,在面对两个吵闹好动的小孩时,竟展现出了无限的耐心和包容。

     孩子们围坐在他的身边,要求他讲个故事作为新年礼物。老人眯着眼笑起来,又如同抖落书页上的厚重灰尘那般清了清嗓子,为孩子们铺开瑰丽的画卷。

     老人选择讲述早已为世人熟知的传说,只是平添许多奇妙的幻想。比如英勇的亚瑟王曾经也是个有些傻乎乎的少年、魔法在卡梅洛特一度毫无容身之所……那是个有些压抑的时代,但人人都曾拥有柔软的良善之心。老人的嗓音和故事一样带着历史的沧桑,孩子们完全沉浸其中,随着故事的发展而发出欢呼或哀叹。露西太太也停下了手里的活计坐在桌边静心聆听。与此同时,她也愈发觉得不可思议——当老人谈论起那段传说时,眼底分明闪烁着少年人奕奕的神采,目光清澈而充满了骄傲。

    关于老人的种种疑问与猜测,在翌年初春时又添上一项。老人结束了公寓的租期,说是要去探访一个老朋友。露西太太难掩好奇的神色——这位从来没有访客的老者,原来也有位令他挂心至今的友人。孩子们依依不舍地送走了这位会讲动听故事的老爷爷,仍会时常回味起那个波澜壮阔的传说故事。

     后来,露西太太的公寓又迎来了新的租户——两位和之前相比显得吵吵嚷嚷的青年。他们搬入新居的那天,黑头发的小伙子搬着满满当当的行李来回奔忙,不时对一旁指手画脚的金发青年发出善意的嘲笑。

     露西太太想不明白,她看向那位黑发青年时,为何总会想起那位曾独居于此的老者。

【AM】关于外卖这件小事

*现代AU  上班族亚瑟x外卖小哥梅林

*短小无脑甜,就是毫无逻辑的傻白甜

*欢迎捉虫,欢迎评论提建议,欢迎和我玩(。

    亚瑟每天都很忙。
    所以他将填饱肚子这件大事交给了外卖。

    亚瑟不记得自己到底为什么只钟情于那家餐厅,尽管有时候调味太重或是太淡。与他的外卖一起雷打不动每日两次到访的,是个黑头发蓝眼晴的青年。
   他们的交流很少,亚瑟总是沉默地接过塑料餐盒,然后收下青年的一个微笑,关门。

——笑起来很好看。亚瑟每次都在心里这么评价。

    那家的外卖总是惊人的准时,除了那个暴雨天。
    亚瑟破天荒的没在六点整准时听见一阵敲门声,取而代之的是白花花的闪电和随之炸响的雷鸣。不过看在每次额外赠送的那个安静又恰到好处的微笑的份上,他决定心平气和地多忍受一会腹中空空的饥饿感。
    好在十分钟后,他听见了迟到的敲门声。黑头发蓝眼睛的青年明显一路上没少淋雨,短而翘的卷发稍滴滴答答淌着水,蓝色的制服可怜兮兮地贴在身上——但是他的餐盒表面仍是干净的,虽然在风雨中被吹跑了热气,在内里凝出一片水雾。
    亚瑟仍旧是沉默的接过餐盒,但在青年例行的微笑之后第一次开口喊住了刚侧过身去的他。“嘿,你如果不赶着去送下一家的话,可以进来坐坐。”语气有些生硬,这是亚瑟在克制住微妙的紧张之后立刻发现的问题。但随后青年顺了他的意思重新转过身来,第一次没有和他被门锁隔到两边去。
   “梅林,我叫梅林。”在递给他一条干毛巾之后,亚瑟听到青年这样介绍自己,同时向他伸出一只手来。
   “亚瑟。”他握上梅林的手,那上面还留着潮湿的水汽。
    他们共享了一条长沙发,但显然亚瑟很久没有接待过什么除工作外的客人了,他们暂时陷入了一阵沉默。
   “你似乎每天都点这一家的外卖,有什么菜品特别吸引你的吗?”梅林在他拆开餐盒的间隙打开了话题。
    可亚瑟突然发现他并不能在餐点的口味方面找到什么答案,只能暂时以一句习惯来解释。
    交流又在他将面条送入口中的时候停止了,梅林坐在沙发的另一端轻轻擦着滴水的头发,亚瑟能看见他略显细瘦的手腕和白净的指节,他的注意力在晚饭和梅林之间飘忽不定。

    谢天谢地,没有下一位客人了。他们都在心里想过这么一句。

    
    自那以后,他们的交流在逐渐增多,大都只是日常的寒暄。梅林知道亚瑟总是很忙,所以将填饱肚子的大事交给外卖,但他还是想不通亚瑟为什么执着地只点这一家。亚瑟知道梅林在这家餐厅打一份工,负责他这片区域的外送服务,他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

    直到亚瑟发现他已经把这家店的餐点全部吃过一遍,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某样菜的食材。所以他今天直到六点整也依然没有决定是不是应该换一家餐厅,还是继续再吃上一轮同样的。
     但他依旧听见了准时响起的敲门声。唯一不同的是梅林没再穿着一成不变的制服,而且简单的帽衫牛仔裤。还提着不同的餐盒,两人份的。
    “我发现你已经把所有餐点全都尝了一遍,所以今天擅自决定了你的晚饭,也算碰碰运气。”
    “还有,如果你想改变一下习惯的话,以后就不用再点外卖了。”
     他们再次站在了门锁的同一侧,紧接着亚瑟听见梅林这样说。

     于是他放弃了每天光顾同一家餐厅的打算。

【SD】只是一个小段子

      他们总是在路上,从笔直延伸的洲际公路到偏僻寂静的林间小道,从金阳普照到星河璀璨。暖风机敬业地工作着,一如既往地发出咔嗒咔嗒的细碎响动,和发动机的声音混杂在一块。Sam侧着头打起盹来,随着路况的起伏摇摇晃晃。Dean握着方向盘打了个旋,他们转过一个弯道——Sam闭着眼,毫无自觉地向他那边倾倒,结结实实地枕上他的手臂。Dean向身旁瞥去一眼,撇撇嘴暂时放慢了车速。

       “嘿,哥们。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地睡会觉吗。”Dean只能用一只手操控着方向盘,他耸耸肩膀颠了颠Sam的脑袋,他头顶的几缕碎发扫着他脖颈,细细密密的痒。Dean把脑袋往车窗的方向偏去一点儿,避开了Sam随处乱翘的发尾。

      他的双眼仍注视着前方无尽的道路,耳边隐隐有沉稳的呼吸声。

【贾尼】进化论 魔物娘AU

*复健,被我写成了低龄读物…
*狐妖小伙Jarvis/魔法师Tony
*强行从贾球进化成狐妖!!!夹带大量私设,快看不出是AU了…
*ooc,ooc,ooc,如有不适请及时退出,欢迎鞭策
*感谢阅读

       

        听说,在那遥远又神秘的大陆上,有一个神奇的小镇——群山环绕,流水潺潺,可谓人杰地灵。

        小镇上的居民大多是魔法师,随处可见各色魔物与主人同游。不用大惊小怪你又发现了什么新物种,毕竟在炼金术的神奇魔力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Stark家族世代落居在高高的山顶上,天朗气清时能饱览整个小镇的瑰丽风光。虽然坐拥着极佳的观景视野,Tony却更喜欢窝在房间里,钻研瓶瓶罐罐里各式药剂的奇异组合,探寻炼金术深层的奥秘——没办法,谁让他继承了天才般的大脑又总是抑制不住脑海中的奇思妙想。
        Tony正着手为自己召唤一只魔物伴侣,这可是项鲜有人尝试过的挑战。为此Tony熬了几个日夜,翻遍了晦涩的古籍,最终顶着浓重的黑眼圈画成了一个完美的召唤阵。
        “哗啦——”召唤阵的四周渐渐浮起了橙黄色的光晕,一点一滴汇集到正中,凝成一个碗口大小,仿佛呼吸一般闪动着的——球。
        球???
        Tony伸出手,小光球跳跃着抢先一步落在他的掌心,发出莹莹亮光,像是个迷你的太阳。
        “虽然更希望是人形,但这应该算召唤成功了?毕竟看起来也不算太糟。今后得相处一段日子的话,你总该有个名字——Jarvis,怎样?”Tony将手臂往上抬了抬,凑得更近了些尝试着与之沟通。小光球闪动的频率更快了,甚至跳跃着在Tony脸上轻轻蹭了蹭。
       从此以后,Tony的身边多了一个喜欢绕着他跳动的,亮晶晶的小球。他也索性窝进房间,在Jarvis的陪伴下一瓶接着一瓶炼制成长剂,毕竟好奇心是永远挡不住的——他的Jarvis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
       
        Tony做了一个梦,他看见一个模糊的剪影,那狐妖的身形高挑修长,身后九条毛绒绒的尾巴偶尔轻轻摇动,扫得他心痒。他一路不停奔跑着追逐那个影子,刚想伸手触碰却被一阵窸窣的响动搅了梦境。他带着点怨气撑开惺忪的睡眼,却撞上了正打量他的视线,倦意瞬间被驱散,Tony警觉地迅速翻身坐起,直勾勾地审视着这位正做在他床头的“不速之客”——四散开来的长尾巴就这样突兀地闯进视野。
       “Jar?”Tony试探性地开口,将视线聚焦在那双澄澈的蓝眼睛上。
       “Sir,是我。”Jarvis的眼睛眨了眨,身后的尾巴摆动的欢快了些。他伸出双手,像是在索取一个拥抱。
      “噢…你真是给了Daddy一个惊喜。”Tony倾身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里,他满足地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枕着他的Jarvis蓬松柔软的尾巴再次沉入梦乡。

不知道能不能肝出后续…先这样啦:D

[ 双王 ]段子两则

终于来更新LOF除草,【短小渣】的段子,希望日后有笔力能扩展成文


(完全看不出设定的)双警察paro
窗外是黑漆漆的浓稠夜色。宗像推门迈进时手里正端着咖啡,周防仍以懒洋洋的姿态靠坐在背对宗像的位置。卷宗在桌面上几乎要堆成一座小山,宗像拉开椅子制造出小屋里分贝最高的动静,归于沉静后又是一阵极长的沉默,只有翻到纸页的响动和挂钟精准且不知疲倦的摆动声。
      周防眯起眼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尾音落下时宗像正将咖啡送入口中。起身时椅子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的上身随即越过桌面,瞄准宗像的唇就咬。
     醇香又苦涩。


    时光带走一年又一年,新雪下过一场又一场,横断的钟楼被重修一新,植物嫩绿的新叶将灼烧的焦痕覆盖。苇中学院的莘莘学子更换了一轮,没什么人再回提当年的种种。
     无骨无血无灰,其实也了无痕迹。
    
     天狼星。
    —— 大犬星座中的一颗一等星。希腊语将其记为“烧焦”
    ——那柄剑,也在他的血里淬过,想那燎原之火。

   

山桃

2015.3.8